2012年2月21日 星期二

2012年應台北市政府民政局之邀,採訪並撰寫30對金婚夫妻專刊文章。在一個月內採訪30對金婚夫妻,並為每對夫妻寫1000字文章。

這個案子的難度在於金婚(結婚50年)的夫妻多是上了七、八十歲的老人家,閩南人、外省人、客家人等各種組合,有的根本不會說國語,增加採訪上的難度。

有趣的地方在於讓我因此見證了30對真愛的故事,也明白了夫妻相守到老的秘密。


顧傳型X張映霞

陸軍中將的戰火情緣


愛情萌芽在峰火連天的四川

退役陸軍中將顧傳型與張映霞這對戰火下的鴛鴦,相識於抗戰時期的四川。那個烽火連天的年代,顧傳型陸軍官校畢業,因為叔嬸在青年團的關係,輾轉認識在四川念大學的張映霞。她明眸皓齒,氣質出眾,讓顧傳型一見傾心。但相識幾天後,張映霞就前往湖北工作,顧傳型於是拿起筆,用書信開始了長達兩年的追求。
起初寄了三封信過去,張映霞都沒有回音。沒想到第四封寄來的卻是媽媽的信,信中責怪她怎麼不回信給人家,至少要有基本的禮貌。原來顧傳型在四川每天替張映霞的家人提水、陪張媽媽聊天,非常討張媽媽歡心。張媽媽欣賞他相貌堂堂,目不斜視,是個正經有為的青年。


三天一封信 終得美人心

張映霞一回信之後就沒完沒了,顧傳型的信從一個月一封,變成一週一封、三天一封。「他的信又長又多,每個字都小小小,我寫不出什麼,每個字都大大大。」張映霞笑著說。
兩年多的魚雁往返,寫出了感情,顧傳型終於打動美人芳心。而這些書信也成為張映霞的寶貝,經歷幾番遷徙還帶到台灣,直到42年颱風被水淹了,現在想起她還心疼不已。


抗戰時期的婚姻生活

新婚正值國共抗戰時期,日子自然不好過,結婚兩年就隨蔣總統撤退台灣,「但當時總覺得生活樂趣大,年輕時不懂得憂愁。」張映霞說。
兩人都喜歡唱歌,常一邊做家事就唱起歌來,顧傳型還會唱平劇。張映霞就常說:「你明明是個文人,又會唱戲,文筆又好,怎麼會去做軍人呢?」
顧傳型每天下班回到家,第一句一定問:「媽媽呢?」然後看一眼在廚房的張映霞,就到書房裡拿出公文,一寫到深夜。


徒步一夜只為見妻子一面

顧傳型沒脾氣,個性好,寵太太,更愛小孩。「他連輕輕拍一下小孩的手都捨不得,我打孩子的時候,他就默默坐在旁邊流眼淚,因為他知道越勸我打越兇,他不敢勸。」張映霞說。很難想像顧傳型堂堂中將,內心竟是如此柔軟。
在張映霞生第三個孩子的時候,顧傳型正在大直受訓,幾天不能回家。深夜接到消息:太太生了,想前往醫院探視,深夜無車可坐,竟從大直一路走到當時的小南門三軍總醫院,整整走了一夜。看到了妻子之後,在額頭上親一下,又要趕回大直。「走了一夜呀,我真的好感動,好感動。」張映霞回憶著。


但願人長久 生死不分離

兩人如膠似妻的感情,從來不願與對方分開。近兩年顧傳型因為長年糖尿病,兩年前又摔了一跤,雙腿陸續截肢。住院時,起床若沒看到太太就會生氣,而在家中的張映霞6點起床就吵著子女帶她去醫院,總在醫院陪伴到到很晚才離開。
在家休養的時候,顧傳型也總希望時時刻刻看到妻子在眼前,每十分鐘都叫一次她的名字,情緒不好的時候更是只有張映霞能夠安慰,她總是輕輕牽著他的手,輕聲對他說話。
「他們倆人就是不能分開,如果分開,他們兩個都一定活不成。」大女兒說。我聽著紅了眼眶,看到他們倆牽著手眼裡只有對方,如此生死相依的感情,一生難得幾回聞。



周既中X吳彩珠

殘障病童的天使


空軍飛官與客家美女

周既中──一位年輕空軍飛官,在火車站寄物而認識當時幫親戚顧店的客家美女──吳彩珠。吳彩珠見周既中與一般軍人不同,衣服特別挺,人也特別精神,因此有了良好印象。兩人兩年多的交往相當低調,吳彩珠的家人竟完全不知情,直到吳彩珠突然回家說要結婚了,而對象是一位外省人,吳爸爸不能接受而放聲大哭。
婚宴的費用是周既中的四位同學集資,每人各預借三個月薪水,等他們結婚時再歸還。吳彩珠的家人只有感情最好的妹妹及媽媽參加,二哥送一台縫紉機做為賀禮,沒有拿家裡一毛錢。

夫妻同心終贏得老丈人認同

子女相繼出世,家裡只有一份薪水,吳彩珠於是善用自己的一雙巧手,白天學美容、彩妝做新娘秘書,晚上打毛衣做加工貼補家用,充份展現出客家女子的勤檢美德,使家庭渡過難關。周既中也為了就近照顧家庭,轉任軍訓教官,晚上在家也幫著捲毛線,夫妻同心打拼。
倆人一心的努力,終於感動了老丈人。婚後幾年,吳彩珠的爸爸來探視孫子,臨走前拿出一張兩甲土地的地契說:「這是每個女兒出嫁時都有的嫁妝。」而周既中相信靠倆人的雙手必能耕耘出一片沃土,於是婉拒丈人好意,「這就留給爸爸養老吧!」周既中說。
後來吳彩珠的爸爸常對人說:「我幾個女婿中這個最好。」

半輩子投身慈愛殘障教養院

提到兩人,必然要提他們投身大半輩子的「慈愛殘障教養院」。起初,吳彩珠只是教修女中文,後來伴隨修女探望偏鄉殘障的兒童,而激起無比的憐憫之心,她眼看著重症病童總被視為麻煩,一般教養院無力照顧,於是決心自己開辦一間教養院,照顧每一位重症的病童。這是一條極辛苦的路,而周既中一路相伴。
從一片荒蕪的庭院,到募款上億元改建的無障礙大樓,夫妻倆甚至曾經把自己住的房子拿出來抵押,兩人一心為病童做更多。「被感動,被需要,所以有動力去做,只是這樣而已。」周既中說。
無數的報導介紹「慈愛」的吳院長與周主任;曾有病童過逝了要周媽媽來到床前才瞑目,講起這些故事,夫妻倆都紅了眼眶。
兩人半生為了病童付出,退休之後也不領退休俸,幾十年來墓得的資產都交給教會,過著簡單的生活。
「把錢交給教會,資產就不會消失,會永遠幫助一代又一代的人。」吳彩珠說。

手牽手五十年如一日

倆人相處的時候就像年輕男女一般的鬥嘴嘻鬧,「你討厭!」「你不要討厭我嘛!」你拍我一下,我咬你一口......若不是看到他們閃耀光澤的銀髮,你會忘了他們已經結婚超過五十年。
這五十多年來,他們總是每天手牽著手散步,周既中拿出剛交往時的老照片說:「你看這照片可以證明,我們的手始終是牽著的。」

大愛如鑽石般永恆 

當年因為經濟不好,連結婚戒指都是借來的。直到結婚三十周年,周既中讓吳彩珠自己去挑一個禮物。當天下班吳彩珠從包包中拿出用衛生紙包起來的東西,原來是一顆一克拉的裸鑽,這是她生肖的幸運石,也是生活簡單的她唯一昂貴的禮物。而這顆定情鑽,就如同他們倆人的大愛,閃耀著光芒,照亮病童人生的道路。


孫兆林X鄭福秀

超越童話故事的幸福


甜言蜜語勝過鐵口直斷

孫兆林和鄭福秀這對歡喜冤家的故事,任誰聽了都會忍不住哈哈大笑。
孫兆林是一位警察,從青島撤退台灣,因為同學的關係認識了鄭福秀──一位日韓混血的白晰美女。
孫兆林長得一表人才,嘴巴又甜,追求鄭福秀的時候總是滿嘴甜言蜜語。
「當時有個算命的跟我媽說,我要嫁給屬龍的好,他就跟我說:『我屬龍,我們太有緣份了。』後來才知道,他根本不屬龍。」鄭福秀說。
「我屬虎。」孫兆林在旁邊不好意思的說。
連生肖都可以拿來吹牛,可以想見當時孫兆林為了討鄭福秀的歡心,真是卯足全力了。
結婚之後,鄭福秀放棄韓國籍,當時他們的跨國婚事還被登在報紙上,這份泛黃的報紙孫兆林一直留著。

把老婆當公主

婚後生活,孫兆林的甜言蜜語也一直保持,「唉呦!那些肉麻兮兮的話我不好意思說。」鄭福秀臉都紅了。
當時孫兆林簡直把鄭福秀當公主一樣的寵,就連巷子口到家門的一小段路,都抱的走進來。孫兆林每天最重要的功課就是把她逗笑,鄭福秀偶爾也會回一句:「你若不在,我也不能活了。」
兩人感情如此甜蜜的表達對對方的愛意,在五十年前還真是特例。

大陸的一段婚姻

但是孫兆林心中有一個秘密一直沒有說出口──他在大陸其實早有一段婚姻。
兒子才一歲時,他就隨國民政府撤退來台,當時心中以為這輩子都再也回不去了。所以婚前鄭福秀半開玩笑的問:「你該不會在大陸結過婚吧?我才不嫁給有過婚姻的人。」他連忙否認。
但其實心中還是會想念大陸的家人,所以他在替自己與鄭福秀的兒子命名的時候,偷偷的取了大陸兒子的名字,第二個兒子的名字則是他在家鄉最要好的姪兒的名字。
開放探親之後,他請回鄉的朋友去打聽,得知大陸的妻子已經不在了,這才把這一切告訴鄭福秀。
「他要說之前還先要我答應不能生氣,我聽完之後就說:『都這麼多年了,能氣什麼?』」鄭福秀說。

愛屋及屋的雅量

後來鄭福秀跟著孫兆林回鄉探親。孫兆林在大陸的兒子只小鄭福秀十歲,對她很尊敬,「他第一次叫我『娘』的時候,我還真不習慣。」鄭福秀口中說不習慣,還是跟著孫兆林一起融入他們的生活。看著鄭福秀毫不見外的接納自己的過去,孫兆林感激在心。
「只是後來被我發現,他居然把兩邊孩子的名字都取一樣...」鄭福秀笑著睨了孫兆林一眼,他低著頭笑說:「當時哪知道有一天還會回去,會被你發現。」
孫兆林與鄭福秀的婚姻不如王子公主的故事一般夢幻,但卻是最真實的經歷了五十年,兩人之間的包容及體貼,是超越童話的幸福。


 
Toggle Footer